购物车 收藏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真理的道路》后记

2017-4-13 14:36:24 来源:易文网 作者:王晔

    我第一次知道安·夏洛特·莱芙勒的名字是在2008年,瑞典南部隆德市的一座小剧场上演话剧《家庭的幸福》。给我戏票的是隆德大学的一位女教授、女性文学研究者;她告诉我:“这个剧作家是一位女性,曾和斯特林堡齐名,被遗忘了很久,如今,又被重视了。”像是要传教一般,女教授特意买下剧本,送我细细体会。

    作家和学者莫妮卡·劳瑞琛所著传记文学《真理的道路——安·夏洛特·莱芙勒的生活和创作》资料翔实,文字细腻,2012年于瑞典各大书店隆重推出后引起广泛瞩目,并获得奥古斯特奖年度最佳非虚构类作品的提名。书中描绘的大变革时代为真理而斗争的欧洲群英图让我激动,更让我有机会系统了解莱芙勒。书名中的关键词是个提醒,莱芙勒勇敢地探求了真理,同时,她的个人生活和文学创作紧密交织,又共同顽强地成长。我惊叹活跃在约一百五十年前的这位卓越女性对人生的思考和探求。她的探求之路是很多与她同时、在她之后的女性所不曾有过的——很多女性只是不假思索地活在世间流行的日常轨道上。我甚至觉得,假如二十岁的我遇到过这样一本书该多好,那样,我就可以更早地感悟女性的人生要义,放下包袱,自由呼吸了。

    2015年盛夏,上海文睿出版社的副总经理,作家林岚女士注意到这本书,询问是否值得出缩写本的中文版——题材毕竟和畅销书背道而驰。我对她说,避开图书市场的前景不谈,就书的内容而言,我认为很有价值:它会启发许多中国女性,甚至掀起一场必要的精神革命——当然,外因要通过内因才能起到作用。世纪文睿愿意不顾市场压力决定推出中译本,令人感佩。后来,翻译任务交到我手边,作为女性,我觉得责无旁贷。

    莱芙勒常被贴上女权主义作家的标签。女权主义在她或非有意为之,或根本谈不上什么“女权”和“主义”,不过是本能,是作为女性,在人的需求被压抑的情况下,不由自主的呻吟和诉求。

    而今,虽说瑞典女性的自由度有目共睹,研究者却开始重新重视莱芙勒,因为她提出的问题被认为深具现实意义。在中国,从表面看,早已不存在莱芙勒的做“循规蹈矩”的主妇或当“有伤风化”的女作家的两难。今日的女子一般都可以自由地求学、就职、恋爱。但还有一些就在感受中的,来自外界更来自自身的女性性别压抑和生理禁锢。剩女话题鼎盛,结婚生子仍是衡量女子人生幸福的重要指数,更不用说诸如“二奶”和“嫖娼”了——性道德依然单向。这或许也是中国读者(不仅是女性)有必要阅读这本传记的理由。

    最后要说的是,谢谢本书责任编辑和图书设计师的费心工作。

                                                     2016年11月22日写于瑞典马尔默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版权所有:上海世纪文睿文化传播公司   技术支持:易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