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收藏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世纪文睿

普通的奇女子

2017-2-7 16:56:48 来源:易文网

  《真理的道路--安·夏洛特·莱芙勒的生活和创作》由世纪文睿出品,是一部特别的人物传记。正如其副标题所言,记录的是安·夏洛特·莱芙勒一生的生活和创作。于背景而言,本书以时间顺序反映了莱芙勒在每个时间段里的社会文化和舆论导向;于人物而言,本书从莱芙勒的写作展开,亲情、友情、爱情的矛盾使主要人物都有血有肉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那么安·夏洛特·莱芙勒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她具有什么性格特点呢?我想这毕竟不是小说,不能用诸如"软妹""傻白甜""傲娇"这些脸谱化的词语来形容,而更适合用书里的这句话来表达--"她的严肃认真和对至亲们的考虑让人尊重,但让人真正印象深刻的,是她对前方正确道路的确信,这条路是为她自己,也为人类--根植于对自由、真理和人性的追求。"是的,说得简单点,就是莱芙勒是一个真正懂得思考的人,对于自己人生的这条路甚至社会发展的这条路,她总是在不断提问、不断探寻,并将这些发人深省的思考嵌入自己的创作中,让文坛与剧院为之一惊。安·夏洛特·莱芙勒,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中,是个"普通的奇女子"。
  说她普通,不过是一个鼻子有点肉、长得不那么好看的女子,因为喜欢写作,先是匿名发表剧作《女演员》,一炮而红后"安·夏洛特·埃德格伦"的名字为人熟知,随后小说集《来自生活》亦受到热烈追捧,《为了生活的争斗》《真理的道路》则成为其具有标志性的作品,一名成功的瑞典文学女作家。放于今天,不过是一位较有想法的女性发表了几部作品,成功了,并获得了一定数量的粉丝还有热度,如此而已。
  而她"奇",就奇在在当时的社会文化中做了上述这些事,使得她如今是斯堪的纳维亚文学史上被称为"现代的突破"时期的瑞典女性代表作家。19世纪的欧洲,家长制依旧为主导,而女性应该对男性无比顺从,且无才便是德,而莱芙勒,敢于冲破这种社会理念的牢笼,成为妇女解放、追求两性平等的一员,并对宗教的严苛性产生怀疑,用作品表现出对女性家庭婚姻、社会地位的思考以及对宗教权威的挑战,并用自身的经历来证明女性也是可以不用依附男性、有一个艺术家、思想者和性爱个体的独立身份--她感激大哥尤斯塔对自己文学上的帮助却又蔑视尤斯塔娶了一个毫无思想的女人;她与女友塞克拉惺惺相惜却又不被其想指导的控制欲所禁锢;她与丈夫古斯塔夫没有思想上的火花因此更满足与豪赫柏拉图式的爱情;她凭借剧作家与小说家的双重身份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下为自己和新的爱人帕斯夸列挣得稿费……
  因此作者运用客观的笔触、详实的资料,在书中体现莱芙勒在男权当道、女性社会意识开始觉醒却少有行动的大变革时代,是如何脱离所谓的性别限制,确信前方将会是个性、自由、平等的道路的内容比比皆是,好比这段:"尤斯塔明明很清楚,自从她尚未成熟的早期,她是如何奋斗的,她在给他的信中说:扩大心理观察的范围,不假思索地说些别人一般不敢说的,摆出真正的真理。文学中的顾虑和有礼节的道路,对她而言是同样的摧毁之路--她强调。借助她对真正的爱的关系的体验,她相信,自己能说服那些批评者,那些认为她的里拉琴上缺少重要琴弦的人--生活中所有情色的一面,那自然是所有国家、所有时代文学中最美好的内容。"
  《真理的道路》于2012年出版,之后便获得瑞典最著名的文学奖奥古斯特奖年度最佳非虚构类作品提名。作者莫妮卡·劳瑞琛,是一名学者也是一名节目制作人,更是一名女性,在此书前言写道:"我期待了解她(莱芙勒),因为她是为我及其他瑞典妇女奠定了基础的女性中的一个。今天,我、我的女儿和外孙女能生活在一个自由、平等和独立的瑞典,要感谢她和许多她那个时代的人的天才、意志和勇气。"而译者王晔,是瑞典作协会员,也是一名女性,在此书译后记中写道:"莱芙勒常被贴上女权主义作家的标签。女权主义在她或非有意为之,或根本谈不上什么'女权'和'主义',不过是本能,是作为女性,在人的需求被压抑的情况下,不由自主的呻吟和诉求。"我想正是因为安·夏洛特·莱芙勒的"奇",是"现代的突破"的代表--敢于突破性别的刻板印象、敢于突破宗教的枷锁、敢于遵循内心地发声与表达、与其他人共同成就瑞典现代女性的受尊重地位,才吸引作者和译者想要把她的一生书写出来,来让更多人懂得该如何寻求真我,并给我们性道德依然单向的社会以警醒与思考,其深具现实意义。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版权所有:上海世纪文睿文化传播公司   技术支持:易文网